拉面哥的15年坚守,死于流氓的狂欢

2021-03-07 拾贝者


 

作者:木舒

2011年,一首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将大衣哥朱之文彻底捧火。

几年之后,热度散去,回了老家的朱之文,成为了村民们的提款机。

围追堵截,借钱不还,家门被踹......

但他不能生气,不能说一句拒绝的话。

他只能从家里走出来,强颜欢笑,成为这群人的视频素材,让他们满意。

 
 
 

2015年,一位酷似马云的小男孩范小勤在网络上爆火。

两年后,来自河北的“世界华人第一催眠大师”刘老板,把范小勤接出了农村。

配保姆,吃大餐、住豪宅,全国各地的“走穴”,直播、商演。

 

可随着大马云的沉寂,被榨干了最后一滴流量的范小勤,再也没有了任何的“商业价值”,被送回了农村老家。

但他的生活并未就此沉寂,村里的人将镜头对准了他。

曾经的追捧变成了调侃和奚落,他习惯性地伸手冲拍他的人要钱,可如今,再也没人买账了。

 

一场场流量狂欢,起于喧闹,归于羞辱。

这个网络时代向来是这样。

流量不死,“杀人”也不止。



01


2019年,杨高路1660号玻璃门上贴着一张白纸。

“流浪大师”沈巍,在被涌来的大量网红围堵了三天之后,离开了他流浪时暂住的“家”。

 

而到了2021年,在山东梁邱,也有一位大叔,在众人的围堵中,逃离了自己的家。

他就是“拉面哥”。

如今最新一代,被流量选中的宠儿。

 

拉面哥,真名叫程运付。

看起来沧桑无比的他,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80后,今年才39岁。

为了谋生,他和妻子摆摊卖拉面,无论风雨,每日出摊。

就这样已经持续了15年了,这15年,他从没涨过价。

3块钱能装小半斤的面条,他每碗能赚5毛。

因为便宜大碗,程运付的生意越来越好。

他一天能卖上200多斤面,5、600碗面条。

而这些,都是他用双手,一点点揉出来,拉出来的。

 

其实他就是芸芸众生中最平凡的那一个。

没什么远大的志向,也没见过什么世面,更不懂什么网络和流量,每天睁眼的那一刻,他就用最原始的方式,为了生活而奔波。

贫穷、普通,但勤劳、淳朴、热情。

很符合大众心疼且共情的对象标准。

所以,当他被路人录下视频发到网络上爆火之后,全国各地的网红们都涌了过来,只为吃他一碗面。

当然,更是为了收割一波流量。

刚开始,程运付还很开心。

他们拍他们的,我拉我的面。

毕竟人多了,生意就好了。

但显然,他低估了网络的威力。

当围过来的人从几个十几个,变成几十上百。他的摊前已经没真的来吃面的顾客了。

而当围过来的人从面摊跟到了家中时,他也根本无法正常生活了。

 

所以,他逃了。

摊不出了,家也回不了了,精神压力太大了。

他躲到了亲戚的家里,还得被同村民众责难。

因为来的人太多了,把这个偏僻山村搞得嘈杂、混乱。已经影响到了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了。

 

而他还很焦心。

因为假冒之人,太多了。

他害怕有人会打着他的旗号,去骗人和卖假货,就只能注册认证了自己的抖音号。

我去看了一下,4天,他发了4个视频,收获了202万的粉丝......

面对着记者的镜头,他感慨道:

“不想火,我真不想火。别人都说我出名了,可我真不想出名。现在的情况确实让我很烦恼,还是过平凡的生活更舒坦……”

很让人唏嘘。

流量时代,浮躁是主旋律。

有些人只想安安分分的做一碗拉面。

可面前围着的人,却已经没了坐下来,放下手机,好好吃一碗拉面的耐心了。



02


美国艺术家安迪·沃霍尔提出过一个著名的15分钟定律:在未来社会,每个人都可能在15分钟内出名。

但是,网络时代让成名变得容易,可遗忘也会来得更快。

而最可怕的就是这个遗忘。

因为流量很快就会找到下一个对象,继续狂欢。

但被流量侵袭过的人,往往很难保持清醒,也很难再回到生活的原点了。

那些年,名利和流量追捧之下,没逃脱出真香定律,迷失的人太多了。

曾经一夜爆红的洗头小哥,火了之后立刻辞掉了工作,签了经纪公司,开始拍视频,学着做网红,准备包装出道。

可殊不知大众早已遗忘。

曾经一夜爆红的“发际线男孩小吴”,说着不会进演艺圈,会继续好好工作。

可后来也开始参加节目,甚至膨胀到真把自己当明星“约炮女粉丝”,而被曝光陷入众嘲。

大众的关心往往都是三分钟热度,但对于当事人来说,喷涌而来的热度,会让人无限膨胀。

欲望会让人迷失,而事实证明,迷失之后,就很难再接受身份的落差了。

当初,流浪大师沈巍也被网红团队拉走了。

线下四处巡讲,线上也开设了自己的账号直播讲历史。

那一年,沈巍赚得了200多万,然后立刻退网了。

 

我觉得他是一个聪明的人。

因为无数的例子证明,一夜爆火的人最终落入的结局,必定是砸入谷底的众嘲。

至少,他逃过了。

但无论是否全身而退,他还是永远都顶着那个流浪大师的标签。他的生活,也回不到最初的自由了。

沈巍如此,拉面哥也是一样。

人群总会散去,很快,大众就会找到下一个“西施”“XX哥”继续收割着流量,而他还得继续着自己的拉面生活。

但我想,身边人对他的态度,绝对不一样了。

参考朱之文的遭遇,你永远不要低估,底层社会对他人的嫉妒和恶意。

人浮于众,众必毁之。

赚钱了会被道德绑架。

没赚钱,或许等待着的,就只剩下嘲讽了吧?



03


你会发现,如今的流量其实偏向“小人物”。

普通而又平凡的小人物,更能引起大众的共情。

但是,小人物也有一个致命的通病,就是面对从天而降的红利,太容易失去判断力了

小马云其实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大众对他父亲将他“卖”给刘老板深恶痛绝,也没法理解为何到了如今,他的爸爸还觉得刘老板是个好人。

但换个角度想想,父亲残疾,母亲天生智障,作为十里八乡“著名”的贫困户,刘老板即使只给他们修了房子,给了几万块,但对于这样一个家庭来说,已经是恩赐了。

没有这些所谓的“烂钱”,这个家庭可能过得还不如现在。

所以你能怪他,经不起诱惑吗?

 

这样来看,在一夜爆红的人中,最幸运的或许就是丁真了吧?

一样是从天而降的流量,但他幸运地遇到了一个靠谱的团队。

没有把他当成韭菜,想着赚快钱,一把割到底,而是培养教育,从长远且大局观的角度考虑。

 

如今的网络时代,给了很多普通人出名的机会。

其实这是一件好事,因为只要正确的引导,这或许就成了改变很多人命运的大事。

但关键就是,丁真背后的“杜冬”太少了。

多的是那些逐利的商人,一拥而上,榨干所有的流量。

都说: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资本总是无情的,但人总是有情的。

做了互联网这行,没人不爱流量。

但为了流量和粉丝,丢掉了基本的良知、三观、人情味和尊重。

丢了这些,难道不才是最大的悲哀吗?

移花接木,把你的宣传图放在本站每一篇文章下方,可以设置点击跳转的网址,在文章尾部还能加入简短的软文,并能显示你的在线QQ,如果库内的文章不能满足使用,还支持自己发布文章。 (编辑:nydalu)
返回首页 阅读 12